1分排列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1分排列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31 00:37:1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NASA内部,当时的美国国会也对此持怀疑态度。当时的俄克拉荷马州的国会议员、现任NASA局长布里登斯汀说道,“它在国会没有得到很多支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为首批商业载人飞行的宇航员,道格·赫尔利和鲍勃·本肯是NASA资深的两名宇航员,都曾在不同的航天飞机上执行过太空任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历经十年 挫折重重的首飞之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午13时许,“东海救117”轮抵达事发现场,受入海气旋影响,现场海域风力7-8级。经过近3个小时的努力,“东海救117”轮克服现场气象恶劣、海况复杂、海面漂浮物多等困难,通过释放救助艇成功将13名遇险人员接回,并在宁波象山石浦港外锚地安全移交给“海巡0717”艇。接受审查调查一年多后,长春市委原副书记杨子明走上了被告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院审理查明,1999年至2016年,被告人杨子明在担任吉林市委常委、组织部部长、市委副书记、长春市委常委、组织部部长、市委副书记期间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,为他人在职务提拔调整、承揽工程等方面提供帮助,先后多次非法收受单位和个人财物,共计折合人民币1051万余元;2017年至2018年,杨子明离职后,利用原职权及其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,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,先后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,合计人民币196万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即便如此,NASA一直在酝酿着一个计划——“星座计划”,时任总统小布什曾宣布,计划2020年前将宇航员送回月球。“星座计划”最重要的一个部分在于,NASA为未来的太空计划开启了理念和政策上的彻底创新——商业化,不再自行建造新的航天飞机,而是将运送宇航员及货物的任务交给私人企业。随后,NASA针对向国际空间站运送货物的公司开启了一场竞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加勒特·赖斯曼正是很感兴趣的宇航员之一,以至于2011年从NASA退休后,他毫不犹豫地进入了SpaceX工作。赖斯曼还记得那时自己回到NASA,把SpaceX的龙飞船载人计划交给自己以前的同事时,两家机构间并不信任彼此。“我记得有个家伙毫不掩饰地说,‘他们要杀人了,’”他说道。“这样的话语,在我陈述计划时,一直充斥在我耳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接获救助险情后,交通运输部东海救助局救助指挥值班室立即启动应急救助预案,指派正在附近海域待命的“东海救117”轮全速赶往现场救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在与NASA成功牵手前,由于第一枚火箭前三次发射尝试失败,SpaceX几乎濒临破产。2006年,赢得NASA的货运合同帮助SpaceX赢得了一线生机,NASA的资金使得公司能继续提供猎鹰9号和“龙”飞船Dragon的开发资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子明在法庭上 微信公众号@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 资料图